lô đề online:青年人为什么爱上脱口秀

lô đề online(www.vng.app):lô đề online(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lô đề online(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lô đề online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lô đề online(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青年人为什么爱上脱口秀

  近年来,脱口秀成为都市青年的社交新方式、打卡新去处、减压新手段。在北京,走进酒吧、咖啡吧,看看开放麦(脱口秀演员实验段子的免费或低价演出),你会在这里与各行各业的年轻人相遇。名校学霸、快餐店品牌大使、核酸采样员、全职奶爸……他们有人是下班后来“吐吐槽”,也有人致力于成为一名优秀的脱口秀演员。

  当下,脱口秀是年轻人情绪的共振场,也成为他们的职业新赛道。青年人为什么爱上了开放麦?北京青年报记者带你走进线下开放麦与新人演员的故事。

  开放麦表演

  观众花费不到30元

  就可近距离欣赏表演

  入夜了,高大的写字楼陷入黑暗,咖啡吧的橘色灯牌在大厦一角独自明亮。屋内昏暗静谧,微弱的暖白光盏中,两位工作人员低声指引着来客。窄小的旋转楼梯蜿蜒向下,灯光照亮沿途橙色墙壁,通向隐秘的热情与活力。

  “假期第二天,约不到男朋友就约女朋友来看脱口秀是吧?”棒球帽、小卷发、金属项链配绿毛衣的男孩蹦跳着上台,看着台下三十来位青年男女,女孩占了约三分之二,他不禁如此调侃。随后,他提醒观众:“演出过程中,如果好笑就笑,不好笑就鼓掌。”这是北京某著名脱口秀的开放麦现场。新老演员在此实验段子,观众花不到30元就可以近距离欣赏一场表演。

  绰号“船长”的21岁男孩收获了当晚最多的笑声。他是北京邮电大学通信专业学霸,让观众意想不到的是,光环之下也有许多苦恼:同学“卷”到在厕所背单词、用教高数的方式追女生却遭拒绝。

  他的表演常常伴随着丰富、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角色反串。讲到喜欢的女孩与别的男孩亲密喂食,他微微仰头张嘴,模仿女孩的可爱表情和声音。而另一边,作为旁观者,他剖析了自己的心境:不屑、嫉妒、羡慕。

  演出的“炸场”效果还与一个意外有关。演出前的互动中,一位观众自称在“北京末流985”就读,并两次强调“是985唉”,引起全场观众大笑。演出后半段,一个完全无关的场景中,演员再次巧妙地提到该观众就读学校,这次call back(脱口秀经典表演技巧)让全场气氛达到高潮。

  当晚的演出效果不错,几乎每位演员都成功逗笑了观众。但有时候,演员和观众都不得不面对另一种境况——冷场。

  9月下旬,南锣鼓巷一家酒吧,一位在法律行业工作的女孩第一次登台讲脱口秀。她讲述了年轻人的职场困境,辛苦完成的工作被领导亲信抢占功劳,她因此自闭、自残。她原本想笑着调侃,却讲着讲着就哽咽了。

  10月上旬,美术馆附近的文创园区,一位相对成熟的演员也出现突发状况。说到“家庭教育让我特别不自信”时,她突然躬身道歉:“唉,谢谢大家,对不起对不起。”随后,她匆匆下场,帘后传来号啕大哭。

  在这两个时刻,台下响起了鼓励的掌声。

  开放麦就像一个试验场,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都面临很多不确定性。用一位观众的话形容,观看开放麦就像体验和参与脱口秀这个果实成熟的过程,帮助演员们锻造真金。

  脱口秀演员

  不愿做不温不火的工作

  学霸称要在这行“搏一搏”

  学历是脱口秀行业的众多人设标签之一,观众熟知的不少演员都毕业于名校。哥伦比亚大学的呼兰、北京大学的李雪琴和鸟鸟、北京科技大学的徐志胜、上海交通大学的庞博、吉林大学的赵晓卉和周奇墨……

  主持人车洪君是复旦大学大四学生,当他的同学们出国、保研时,他选择更换赛道,参与喜剧表演。他戏称自己——“在职大学生,全职脱口秀演员”。

  车洪君说,他发现自己从小就具备某种喜剧天赋,其中一个典型特征是——上课喜欢接话茬。他善于快速从对方的表达中找到漏洞,这恰好符合喜剧的反逻辑特征。另一个天赋的发掘在于,英语课上,他在10分钟的课堂展示中吐槽室友引起同学哄堂大笑,老师对他说:“你身上有美式喜剧演员的气质。”

  7月,家在山西、学在上海的他来到北京,靠着“硬闯”进入了脱口秀行业,在网络平台购票,通过票务询问开放麦机会,现场试讲。从爱好者到新人再到签约演员,常人通常需要花半年、一年甚至两三年才能完成的事情,他用两个月就做到了。车洪君把这归结为运气——在两场接近“炸场”的演出中,恰巧碰到了俱乐部老板。

  或许更重要的是积累和学习。作为社科专业学生,车洪君对脱口秀有基本的底层逻辑理解:一门解构的艺术,消解了精英文化的意义。落实到行动上,他把知名演员们的表演听了上百遍,熟知他们的人设风格、精彩段子,聊天时对周奇墨、邱瑞等人的表演信手拈来。

  当他模仿完邱瑞讲妈妈把秋裤缝在牛仔裤上这段,记者随口一句“这是温暖啊!”他却立即反应道:“我是觉得离谱,但你这个角度还没人讲过。”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记下了“代沟-温暖”。在他微信文件传输助手的聊天框中,还有不少类似这样的记录。这就是他的日常,把素材收集、段子创作融入生活。

  对于名校毕业生选择成为脱口秀演员,他说,考虑到目前的经济形势和求职难度,与其做些不温不火的工作,不如在脱口秀行业上升期里搏一搏。“人的选择是自由、多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正是学校给了我选择的底气,即使这条路走不通,我相信我也会有自己的路。”

  脱口秀观众

  从脱口秀中找到情绪共振

  纾解工作和生活的压力

  无论线上综艺节目,还是线下开放麦演出,脱口秀或许都是最能捕捉社会情绪的地方之一。《脱口秀大会》引领的社会热点讨论包括:996、内卷、催婚、副业、朋克养生、容貌焦虑等等。

  北青报记者在开放麦现场则听到了身边的“热点”:身处女性为主的护士职业群体中,护理专业的男孩吐槽自己一再被小朋友称呼“护士姐姐”;满脸痘痘的男孩把自己的脸比喻成饼干“趣多多”;职场打工人说发际线后退,为疾病所困……

  据《脱口秀营销白皮书》所言,脱口秀的用户群体多为一二线城市精英人群或新中产,年龄在25岁以上,65%以上拥有本科学历。他们有较高的生活、工作、社交压力,需要宣泄的出口,且需要寻求社会认同和自我实现的支点。

  喜欢看脱口秀的张女士在北京工作10多年了,工作、照顾孩子、运动,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在快节奏生活中,有时觉得自己需要释放一下情绪。”她起初听相声,后来开始看《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有时连续刷上几天。早几年,她偶然观看过线下演出,现在则集中在线上观看,时间成本是她的重要考量。线上演出经过筛选、排练展出了最精华的部分,还可以在不喜欢的部分快进。

  25岁的思佳去年进入北京一家国企工作,身处大城市加之初入职场,看一场脱口秀就成了她排解情绪的方式。

  今年“十一”假期,家在本地的朋友们各有安排,思佳无人陪伴,甚至在小红书上浏览“95后谁出来玩”相关帖子,但最后还是决定独自一人观看脱口秀演出。

  在咖啡吧不大的空间中,与其他观众坐在一起,时不时被台上的演员逗笑,这让她感到一切值得。一个半小时的演出结束,工作带来的紧张情绪得到缓解,困扰自己的一些事情也可以换个角度思考,“加油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潮流档案

  腾讯视频联合笑果文化在9月推出的《脱口秀营销白皮书》指出,2018年,全国脱口秀俱乐部数量不到10个,而截至今年5月,全国已有超过150家俱乐部。

  如今在开放麦现场,你或许可以与各行各业的人相遇。名校学霸、快餐店品牌大使、核酸采样员、全职奶爸、企业高管、创业公司老板……他们有人是下班后来吐吐槽,也有人致力于成为一名优秀的脱口秀演员。

  脱口秀也开始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职业新赛道。1990年出生的安子,在老家洛阳推销过保险、做过直播,去年来到北京,白天做天猫超市客服、便利店售货员,晚上就去开放麦试段子;1996年出生的研三学生小瑜,2019年曾在广州试讲过一次开放麦,冷场效果让她时隔两年才敢重新打开脱口秀综艺,如今面临秋招,她打算报名脱口秀训练营试试看。

  本版文/本报记者 陈静

  北京青年报

【编辑:刘越】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文娱频道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