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电报群:硅谷裁员潮:现实中的“鱿鱼游戏”

薅羊毛电报群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薅羊毛电报群包括薅羊毛电报群、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薅羊毛电报群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蒋芷毓

  发于2022.11.21总第1069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硅谷正迎来多年罕见的裁员潮。

  北京时间11月4日,推特在马斯克掌舵下宣布裁员,据统计,此次裁员规模达到50%,约3700人。这距离马斯克用440亿美元收购推特不到一周,他称裁员是为了应对“公司每天超过400万美元的亏损”。

  11月10日,Facebook和Instagram母公司Meta宣布裁掉11000多名员工,占全公司总人数达13%,是该公司成立 18 年以来首次大规模裁员。此前,网约车公司 Lyft、在线支付服务商 Stripe、社交媒体Snap等也宣布大幅裁员,科技巨头微软在10月称要裁1000多人,亚马逊也表示将冻结企业招聘数月。

  仅仅在一年前,硅谷还处于招聘扩张的状态,疫情以来在线业务的繁荣助力了科技公司的增长,但随着疫情平稳,线下工作恢复正常,这种高速增长没能持续。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给员工的邮件中表示,他错误地预判了后疫情时期的业绩增长,并称将“对此负责”。今年来,Meta 的股价已下跌超过 70%。

  裁员的压力从财报中也可略窥一二。多个科技公司三季度财报比第二季度更严峻,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Meta净利润下降都超过10%,营收增速降至近年新低。除了通货膨胀加剧、宏观经济趋势恶化带来的压力,随着消费下滑,大多数公司倚赖的广告收入减少,科技公司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美国科技公司一直以能抵抗经济周期的良好表现著称,在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时,就业市场紧缩,但谷歌和亚马逊却仍保持招聘。然而,今年的情况却与此相反,美国科技行业比传统行业更先受到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

  美国互联网行业是否面临着危机?数名被裁员潮影响的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科技行业仍然对他们有吸引力,但裁员潮可能短期内并不会终止。

  被裁过程就像“鱿鱼游戏”

  “我log out了。”

  “我也是。”

  “还有我。”

  在推特宣布裁员时间的前一晚,推特员工陆续发现自己无法登上slack(推特内部协作平台)。一开始,他们将自己的情况发在自行组织的群聊里,由于推特在全球有多个办公室,从欧洲开始,到纽约、芝加哥,再到西雅图,最后是旧金山,人是“一批一批倒下的”。

  迈克是在当晚10点多刷到系统被登出的,裁员过程和他看过的热门剧“鱿鱼游戏”一样恐怖。那是推特员工的一个不眠之夜,即便到了凌晨,也有人不断在群里报告,“我没了”。他所在的组有300多人,最后只剩了30人。被登出系统一个多小时后,他收到了来自公司的一封邮件,告知他“被这次裁员潮影响了”。

  裁员对于推特员工来说并非突然。10月底,马斯克花费远高于市场价的440亿美元收购推特,并为此背上了130亿美元的高息贷款,每年需要偿还的利息就超过10亿美元。推特也持续处于亏损状态,2021年推特营收约51亿美元,亏损2.21亿美元,今年二季度再度亏损2.7亿美元。上任之后,马斯克迅速解散推特董事会,9名董事会成员、多名高管卸任,此前甚至传闻要裁掉75%的员工,但马斯克随即否认这一说法。

  迈克在推特工作了一年多,他是服务于广告平台业务的程序员。推特内部分为“金鸟”、“红鸟”和“蓝鸟”,金鸟包括主要营收来源的广告部门,红鸟则是为金鸟服务的。迈克在红鸟。

  马斯克公开表示,每位员工离职时都可以获得3个月薪水的补偿,比法律规定高出50%。不过,从迈克的经历来看,由于各个州对裁员补贴标准不同,推特的补偿不一定比法律规定的要高。

  迈克在加州工作,当地要求企业解雇超过50人时必须提前两个月告知员工。他拿到了总共三个月的“遣散费”,两个月工资即当地法定的最低补偿标准,马斯克多给了一个月工资,但要求员工签署放弃所有追诉权利的保证书。在美国的另一些州,当地法定的最低补偿标准是3个月。

  马斯克的粗暴裁员已经引起一些员工的反抗,11月3日,推特五名前员工在加州联邦法院提起集体诉讼,称推特违反了联邦和加州劳工法,该法案要求解雇前 60 天书面告知员工,而推特涉嫌违反该法案。

  迈克认为,集体诉讼的另一个原因是,在推特原有的员工手册中,如果要大规模裁员,应该按照此前的赔偿标准进行,而马斯克上任后直接把这一条删除了。之前,推特被裁员工一般会提前两个月被告知,有4个月工资的补偿,还有股票。而现在,推特被裁员工没有股票,医保也只到1月31日。

  德恒律师事务所硅谷办公室管理合伙人朱可亮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次集体诉讼对推特公司产生的影响应该很小。根据加州法规要求,大规模裁员需要提前60天通知,若不能提前通知,则需要给被裁员工60天解雇费。而马斯克的做法是否合规,取决于此前推特公司是否就赔偿标准对员工做出明确、正式的承诺,“如果员工手册中的内容只是草案的话,那马斯克是可以修改的”。

  朱可亮表示,美国雇主可以修改未来的福利,但不能修改或减少员工已经获得的福利。例如,对于员工已经积累的带薪假,美国雇主不能修改,但对于未来每个月要积累多少带薪假,雇主可以改变。

  可以发现,马斯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缩减了员工福利。迈克表示,马斯克上任后,已经取消了推特的“休息日”制度,这项制度从2020年开始,员工在正常的带薪休假之外,每月都能享受一天带薪休息。

  迈克也有过参与集体诉讼的想法,但国际员工的身份让他有心无力。他拿的是H1b签证,一年中不能有超过60天的失业期。在得知被裁的第一刻,他就着手准备找工作了。在领英上,他将自己的状态改为“open to work”,也加入了当地华人自发建立的微信群,里面有不少公司的内推信息。

  “这个节骨眼儿也没得挑。”迈克说,目前大型科技企业都进入了招聘“冻结期”,加上马上到来的感恩节和圣诞节假期,很多面试都要推迟,只剩下一些中小企业的机会。他面试过不到10个人的公司,也有不到60人的,但即便是需要扩张的小公司招人也会精挑细选。薪水也可能会打折扣,雇主清楚国际员工急于找到新工作,可能就不会给正常薪水。

  迈克在今年和女友购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每月还贷压力大,现在只有女友一人的工资承担房贷。如果持续找不到工作,他们打算将其他两个房间租出去以覆盖房贷。原有的旅行也取消了,接下来的“黑五”他们也不打算消费。

  迈克认为推特应该有更体面的做法。他在推特工作一年多,即将面临升职,但现在一切都成为了泡影。在马斯克上任后,推特的工作文化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最近,马斯克要求大多数员工结束远程工作,需要到办公室办公。

  新入职员工是裁员重灾区

  对于Meta员工来说,这次经历可能更加突然。卢卡斯刚进入Meta一个多月,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他今年从美国一所知名大学本科毕业,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双学位。

  收到被裁邮件前,卢卡斯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是被影响的员工。Meta对应届生十分大方,他拿到的签字费就有5万美元,本科生起薪12.4万美元,加上每年10%的奖金、4年15万美元的股票、换城市等一系列福利,他第一年的总包达到20万美元。在他入职前的9月,Meta每年一次的员工评级中,有10%的员工被标记为“需要帮助”,他以为这些表现不好的人可能会被裁掉。

  被裁前一天,卢卡斯还在修改进入公司的第一份代码。当地时间周三早上7点多,一觉醒来,他发现已经无法登录公司系统,在反复刷新几次后,他打开电脑,发现了裁员邮件。

,

哈希竞彩平台www.hx198.vip)采用波场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游戏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哈希竞彩平台开放单双哈希、幸运哈希、哈希定位胆、哈希牛牛等游戏。

,

  在科技公司的入职流程中,刚入职的程序员,不管是应届生还是有工作经验的人,都需要在bootcamp(新手营)中过渡,这段时间长达两个月。卢卡斯所在的bootcamp中,500多人几乎全军覆没,其中不乏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员工,也有麻省理工等名校毕业的博士。

  凯特也是bootcamp中的一员,她也是应届毕业生。她去年曾在Meta实习,随后拿到了offer。在裁员消息发布前,凯特在网络论坛看到Meta聘请了咨询公司贝恩,可能要准备裁员计划。当时,她觉得作为新人的自己有可能被裁。美西时间11月9日,周三晚上,她和同事熬夜到凌晨,直到凌晨3点,也只看到了扎克伯格宣布裁员的公告。第二天早晨,她才收到自己被裁的邮件。

  在Meta前后两年,凯特能感受到Meta氛围的变化。今年上半年,Meta硅谷总部的晚餐时间由5点推迟到6点半,她清楚地记得,员工在内部沟通软件上表达不满,担任Meta CTO的Andrew Bosworth说,“晚餐是给那些努力工作到6点半的人吃的。”

  被裁员影响的琳达也处于六个月试用期中。在加入Meta之前,她在上海的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工作,当时工作稳定,岗位也不错,由于和Meta的一位主管相谈甚欢,她在今年年中接受了Meta的橄榄枝,还为此搬到了香港。

  在国内工作时,只要业绩表现好,或者和老板关系不错,一般都不会被裁员。不论是专业水平还是和老板相处,琳达都觉得裁员应该和她“无关”。直到收到裁员邮件,她才确认这一事实。几乎同一时间,她的主管也才得知这个消息,在给她打电话的过程中,“哭得稀里哗啦的”。

  “从公司节省成本的角度,我也可以理解。刚入职,又是senior(高级)的职位,再加上还需要拿visa(签证),把我裁掉是能节省成本。”琳达说,“但另一方面,公司这么做从长远来说也不见得是好事。”

  琳达的岗位是对外的,尽管还没过试用期,她也早已开始参与业务,与客户开始对接。“昨天还在发邮件,和客户约了很多会议,今天就没工作了,对客户来说印象会很差。”琳达说。

  对琳达来说,Meta的裁员过程还算体面,她会获得4个月的遣散费,经济上压力不大,但在情绪上还是难以消化。香港并不是互联网行业繁盛的地方,对于她来说,可能又会面临着跨城搬家的选择。这不仅仅是失去一份工作的事,但显然,在裁员时,公司并不会考虑这些。

  Meta的美国员工也将获得4个月的遣散费,在11月中旬归属的股票期权仍然有效,医保将延续六个月。对卢卡斯来说,签字费也不需退还。他简单算了一笔账,在Meta上班6周能拿到10万美元。

  为了方便上班,卢卡斯在公司附近和朋友合租了一套房子,每月要付1750美元房租。毕业时,他以为工作会比较稳定,还签了一份三年的汽车租赁合同,每月租金1000美元。加上高昂的税负,要维持接下来几个月的开支也显得并不容易。

  一位Meta新加坡地区前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裁掉新入职员工对于公司来说可能是降低成本的举措,对于新入职员工,公司在前三个月都不会有产出上的期待,此外,负责招聘的人力也是裁员重灾区。

  上述员工称,粗略估计,她所在的产品团队,在新加坡有超过100名员工被裁。而该业务所在的美国团队受影响则“没那么大”。

  美国互联网行业是否面临危机?

  硅谷大规模裁员早有预兆。今年来,由于持续的通货膨胀,美联储持续加息,广告行业受到冲击。以广告收入为主的美国互联网企业营收放缓,而推特、Meta都是依赖广告收入的社交媒体。

  在过去,美国科技公司一直以能抵抗经济周期的良好表现著称。然而,今年美国整体就业市场仍然紧俏,9月新增就业26.3万人,薪资同比增速高达5%,科技行业却率先出现大规模裁员潮,相比传统行业更早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这也与其依赖广告的盈利模式有关。

  裁员是否能挽救持续亏损的科技企业?美西时间11月9日,在扎克伯格宣布将裁员 11000 多人之后,Meta当日股价上涨近 8%,截至11月14日收盘,Meta每股股价114.22美元,在去年同期,股价则超过300美元。

  在本次硅谷裁员潮中,Meta是裁员人数最多的科技企业。过去一年,对Meta来说并不好过。在经历了疫情以来的暴发增长后,Facebook在2021年10月底更名为Meta,其创始人扎克伯格宣布押注元宇宙。

  不过,投资者对扎克伯格将 Facebook 转变为Meta的计划并不看好。改名一年来,Meta股价暴跌,目前已下降近70%,市值蒸发约8000亿美元。根据三季度财报,Meta当季营收下降4%,净利润减少52%。一方面,苹果公司要求用户选择是否跟踪手机上的其他设备,与苹果公司的纠纷重创了Facebook 的广告业务。另一方面,来自TikTok 等平台的竞争也使得Facebook面临增长压力。

  Stone Forest Capital 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李肇宇长期在美国从事投资工作,据他了解,Meta此次裁员前并未与投资人沟通。“这次裁员应该是在季报发布前就决定要做的,而在季报发布时并未告知投资人。”

  李肇宇认为,从降低成本的角度来说,此次裁员对股东来说是重大利好消息,但目前并不清楚被裁员工负责的业务。“如果被裁员工大多与元宇宙相关,Meta将减少对元宇宙的投入,那么对股东来说是很好的事情。但如果元宇宙业务受影响较小,保留了更多的资源倾斜给元宇宙,那对华尔街投资人来说可能就不太有利。”

  根据财报数据,元宇宙部门Metaverse 在二季度运营亏损达到 37 亿美元,Meta 的首席财务官表示,他预计“2023 年的运营亏损将大幅增长”。李肇宇认为,相比于谷歌等硅谷企业来说,Meta是唯一一家创始人还在全心投入的公司,股权也较为集中,因此受华尔街投资人影响相对较小。在宏观经济疲软、公司营收下滑的背景下,如果创始人还坚持投入无法看到回报的业务,“相当于给投资人浇了一桶冷水”。

  马斯克掌控推特后,公司则显得有些“混乱”。大规模裁员后,部分业务出现人手不够,因此又重新开启招聘。一些广告主也陆续退出,推特的大客户奥利奥制造商亿滋国际公司、辉瑞公司和奥迪等汽车品牌,都暂停了在推特上投放广告。“在新的盈利模式出现之前,推特需要考虑的是,平台的运营是否能与广告主的需求相吻合。”李肇宇说。

  今年,互联网行业融资也放缓了步伐。美国IPO的市场已经基本封锁,要在明年春夏之后才会有上市窗口。“现在最一线的公司想发IPO,都发不出去。”李肇宇说,“处于融资后期的公司压力也比较大,估值已经很高,现在很少有人接手,卖的都是老股,而且经常会有30%~50%的折扣。”

  “这未必是一件坏事。过去三年,由于资金过剩,确实有一批所谓的PPT公司都能融到钱,现在能优胜劣汰,把质量好的公司留下来,市场也会更加健康。”李肇宇说。

  李肇宇预计,此次衰退可能更接近2015、2016年的幅度。“从广告行业来说,目前行业中出现了分化,以大企业、高端消费为目标客户的广告业务,表现较好。而以中小企业、中低端消费为主的,受冲击较大。”李肇宇说,“正因为有分化,经济可能还不至于像2008、2009年那么差,当时行业里没有分化,大企业、小企业都没有足够的现金来做广告投入。”

  大规模裁员也与互联网企业的不断扩张不无关系。在硅谷,一条不成文的行业规则是,科技公司为防止竞争对手抢夺人才,即使岗位暂时不需要人手,也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招人。

  根据Meta公开的数据,截至 9 月底,员工人数超过 87000 名。在2019年底,Facebook员工总数还只有44942人。推特也经历了员工的暴增,2013年上市前,推特员工数量为2000人左右,从2019年开始激增,去年末达到7500人左右。

  去年招聘季,卢卡斯拿到多个公司的offer,包括高盛和美国银行的工作。卢卡斯记得,去年科技公司大规模招人,应聘者甚至能拿着offer去和公司要价加薪。事情却在短短一年内迅速变化。

  卢卡斯拿的是针对美国全日制学生的F1签证,毕业后他获得了OPT签证(专业实习签证),有为期90天的失业期。在得知被裁之后,他就改起了简历。对于程序员来说,招聘必不可少的是“刷题”。去年,他刷了三个月题才拿到Meta的工作,而现在,时间显得更为紧迫。

  “现在市场不一定愿意花钱培养新人。”卢卡斯说,一个多月的入职经验对他的工作履历没有帮助,他仍然是一个缺乏行业经验的新人。现在,谷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都冻结了招聘,而选择中小企业则意味着会降薪。他的大学同学有不少在银行等金融机构工作,尽管年薪比互联网行业低了不少,但金融行业并未出现大规模裁员。

  作为一个双学位拥有者,在互联网和金融的抉择中,卢卡斯选择了互联网。他从大二就开始在互联网行业实习,原因无非两点:互联网行业薪水高、氛围好,办理签证也比银行等金融机构容易,“入职第一天就可以排队申请绿卡”。

  他原本的计划是,工作三年后,在赚了足够的钱、有当地身份后,能去学习法律。这是他本科就想学的专业,但碍于外国公民的身份和语言、文化上的障碍,他只能推迟这一梦想。而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尽快找到一份新工作。

  (应受访者要求,迈克、卢卡斯、凯特、琳达为化名。)

  《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第4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张子怡】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国际频道
,

Bị triệu tập vi đánh bạc online(www.vng.app):Bị triệu tập vi đánh bạc online(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Bị triệu tập vi đánh bạc online(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Bị triệu tập vi đánh bạc online(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